奶奶也离开了。

2020 年,我连续失去了两位亲人,都是因为肺癌。第一位离开于今年 2 月,是我的外公。

都很遗憾,没能见上最后一面。外公离开之时我正在从上海飞昆明的飞机上,而奶奶离开时我在熟睡中。

情感上讲,他们没能在我的经历中留下太多痕迹,内心的波澜并不太重。但总是能感到微微泛起的凉意。想来,一是因为目睹了在生命尽头时,最原始的无奈与挣扎。没有任何希望之时,但仍会留有对人世间的留念。二是因为来自又一堵「挡在自己和死亡之间」的墙的倒塌,我的生命又进一步。

于是我便发现,我已然越来越没有情绪了。在乡下葬礼繁杂而琐碎的流程中,我只直勾勾地站着,大脑一片空白,耳里的哀乐和刺鼻的香气全然无法唤起情绪。我只感到在这一刻,一位老人的执着和痛苦得到了解脱,一段不长不短,时常普普通通偶尔轰轰烈烈的的生命化成了流星,而我的生命悄然又开始了一个新的阶段。

前路漫漫,继续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