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April, 2020.

在 2020 年 4 月,19 岁的第七个月里,我都做了些什么。

答辩。

四月初,做了大半年的双创项目第一次答辩。从一个 IDEA 开始和一群人做到了现在,虽有随波逐流之嫌,但至少已经经历不去糊弄和做的庸俗。各种各样的琐事让我进度反反搁置,本可以挖的很深的内容却一直停留在表面。虽然答辩的结果是拿到了国创,但毕竟只是本科生过家家的东西,想要往前走,还需要多考虑很多东西。

回想起大一的时候采访起一位在做双创的研究生,她曾说自己本科也做了很多次项目,大多石沉大海。最终在研究生阶段做出成果的,是依靠生命科学学院的一个关于糖尿病诊疗的成果。现在大概已经快要投入市场了吧,我没再过问。想来本科双创,大多数也的确就是这么一个花式烂尾的过程。一来本科教学本来也没有导向学生做过多超出教学大纲得到事物,二来大多数本科生也的确是在浑浑噩噩地得过且过。

所以尽力就好。

活动。

不开学已经是定了的。三个月前离开校园的时候怎会想到居然一去就是 8 个月。本来做做文娱活动还挺能缓解在校期间没日没夜的焦虑感的,这下也挺好,焦虑没了,活动也没了。

不过还是做了个线上的早起活动。活动的细节放在这里显得有些啰嗦,只是在策划它的时候,我才惊讶地意识到我已经两个月没有两点前上过床了。仿佛熬夜已经成了 00 后的标配,12 点前入睡就是对夜晚的污秽。值得反思的是,没有了室友的影响,为何自己还是会被熬夜快感不断支配着耗尽所有精力。

所以说是给校友办活动,其实是希望自己能够早睡。意料之中的,建模来了,我的早睡又泡汤了。

建模。

我自认为数学基础不算优秀,中学期间数学从来也不是我引以为傲的科目。物理学着挺开心,结果这软件工程滴物理不沾,大一时偶尔还会遗憾。相对于我一些热爱数学,高数现代闭眼满绩的同学而言,我相形见绌。数学于我而言并不轻松。

也只敢参加一下校内的建模大赛了。针对 Covid-19 疫情做了一个全球疫情分析。比较常规的 SEIR 模型,这几天占据了我小半年没用过的草稿本。最大的收获应该不是论文和预测结果本身,毕竟要是能够拼凑出一篇上等论文,我也不应该在这里读书了。反而是熬这几个通宵把 Latex 用熟了,MATLAB 用会了。恩。以后可以用 MATLAB 帮我写作业了。

告别。

One step back and two step forward.

有人说出生的地方永远是家。如此说来我竟已没了家。(……)搬离多年的童年住所卖了出去,也早已远离了幼时的小巷。老人的病越来越重,20 岁的门越来越近,得向前看了。能够感觉到是选择的成本越来越大,但不同选择背后的收获也越来越大。看东西越来越多,也只能感到自己知道的少之又少。

Keep moving, and don’t stop questioning.

五月来了,祝好。

Bill Chen

2020.4.30, P.Z.H,

Welcome to my other publishing chann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