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博客咕咕咕的很厉害。我的 To Write List 已经快要爆栈了,很多时候来了点想法想要写点东西,突然想起 ddl 就又放弃了。但无论如何这篇 2019 Rev 还是得腾出时间来写一写,记录一下这一年的所见所闻所想。

「新鲜感在流逝」。

这是这一年来我最大的感受。过去的自己能够有足够的精力去把所有事情做好,能够有足够多的性质去探索从未接触过的事物。但最近以来,我似乎更加聚焦与当下的事情。它体现在我没有那么愿意去拿出一张 to-do list 来系统的规划好我接下来的几周甚至几个月,兴奋的阈值与沮丧的阈值都向中立靠拢,情绪变得中立。

不过也好,我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当下的事情上。和去年刚上大学的自己相比,想的少了,做的多了。

这一年又做了些什么呢?

我想,这的确是我目前最忙碌的一年。学业上的压力,还没有终结的迷茫,一些并不十分与愉快的情感经历,与在夹缝中努力生存的兴趣爱好,在校的大多数时日都被填满。不过比起没事干我似乎更喜欢忙碌的状态,这种状态让人感到心安。成就感也是获取快乐的源泉。

办了几场晚会。要说这一年来最欣喜的时刻,也许就是几次大晚会结束的时候了。能把自己欣赏的东西呈现给外界本身就是一种荣幸。认识了很多有趣的人。

代码量起来了。个人网站算是从 19 年元旦开始建的,上半年写了几个爬虫,对着华师大的教务系统练了练手。下半年计图和 J2EE 也都是项目式的课程,第一次因为 ddl 而搞到早上七点,见到了凌晨六点的宿舍楼。通识仍然学的比专业课认真,概率论很危险但飘过,最终还把大一上不是很好看的绩点往上提了提。

技能树仍缓慢增长。Markdown 越用越多,AE 不再只会套模板,弄了些 Waves 插件和 Kontakt 的音色做曲子,为了做原型学了 Sketch,JetBrain 家的软件也一直常驻后台。几乎不用国产的软件了,对科学上网的依赖程度日渐上升。

下半年在朋友安利下入了 Ingress 的坑,没想到这过气老游戏居然这么上头。

写了三四首纯音乐,有人听,但不多。开始在 SoundCloud 上发布一些东西,偶尔还会练琴,但也不多。听的东西多了之后越来越觉得音乐也是一种语言,写曲子和听曲子就是一个相互鉴赏的过程,遇见好曲子要珍惜啊。

2020?

马上就是 21 世纪 20 年代了。突然感觉这个像是写在科幻小说里的日期就要成为现实,还是难免有些感慨。这个世界又过去了一个十年,又像是来了一场工业革命。2010 年的人们,谁能想象的到 2019 年的世界会是如此?

我也全然无法预测十年后的自己和世界会是何样,只希望那时回顾大学时代的自己时能不要对自己做出的大多数决策都追悔莫及就好了。至少现在,趁还有试错的机会,再多犯犯错。

尝试去理解这个复杂的世界。

2020, I'm here.

Bill.C
2019.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