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 Chen
这里只是一个生活热爱者罢了。
Bill Chen's Blog
我与钢琴音乐

说来写这个的原因,是作为一门叫做「中外钢琴名作鉴赏」的期末考核作业的。但在写的过程中也是写成了散文,便发到这里来记录一下我的音乐学习历程吧。

我与钢琴音乐

——记我的音乐之缘

这学期非常有幸选中了这门「中外钢琴音乐名作鉴赏」课程,在上课的过程中,我收益颇丰,感触良多。想到自己的钢琴之旅也算是一段奇妙的旅程,便借此机会,记录一下我与钢琴音乐的故事。

和音乐的首次接触应当是在2006年。我和许多其他的学生一样,在上小学的时候有着「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父母,在他们的“怂恿”下游走于少年宫的各种兴趣特长班。从绘画到跆拳道,从机器人到象棋,几乎都进去踩了一脚。直到一次,我走进了电子琴班的课堂,我立刻体验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乐。和其他课程不同,在这门课中我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其中,也能从中获得一种难忘的愉悦。于是在一次电子琴课程之后,我退掉了其他所有课程,决定每周在少年宫学习电子琴。那一架甚至不带力度感应的YAMAHA PSR系列电子琴也成了我童年时期最好的朋友,陪我度过了许多个周末与空闲的夜晚。

在我的音乐老师沈老师的指引下我慢慢地认识了音乐世界,那些看起来很神秘的标记与记号在几年的学习之后也变得不再难以捉摸。在2006-2009年3年的电子琴学习里,我的进度经常领先于其他学生,也因此会课后练习一些任务之外的曲目。大多数曲目都没什么印象了,唯独还记得的是一首速度88的波尔卡的旋律。每周的电子琴课也成了那一段时间特别期待的一件事情。我的童年虽然少了许多游戏和卡片,但却因此多了一些不一样的回忆。

后来了解到,我的电子琴老师同时也在亲自教钢琴的学生。他在2009年的时候询问起我和我的母亲,是否愿意跟她一对一学习钢琴。当时的家庭状况并不是十分宽裕,父母都是独自来到城市里工作的普通大学生,钢琴的费用和学习的费用对我们而言的确是一笔不小的开销。钢琴老师和母亲谈论了许久,我们也陷入深深的纠结之中。谈话的内容现在我也一点也记不清了,只记得那是一次上午的钢琴课,老师和母亲一直聊到了半下午,我和母亲才在略显沉重的脚步中走出了教室。回到家中的我们更是有些不知所措。因为经济情况而断掉孩子的兴趣爱好值不值得?而继续学下去又会不会有什么结果?以后又能不能抽出空来学习钢琴?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未知数,唯一确定的就只是我对音乐的一份热爱。最终,经过几天的考虑,像是做好了准备迎接革命一样,我家最终决定让我继续学习钢琴,购置了一台对十年前的我们来说有着天文数字般价格的立式钢琴。

拿起《哈农》《拜厄》和音阶,9岁的我正式踏上了钢琴的学习之路。每周一节的钢琴课,成了我那段时间的固定日程。一周一页或者半页谱子,一两条哈农和音阶和和指法练习,给附近近百米都带来了琴声。接下来的几年小学时光里,也是陆陆续续学了不少曲目,顺应潮流考了个级。一路上留下了许多难忘的回忆,闲不下来的时候常常在老师布置的曲目之外去搜一些简单的歌曲拿来练习,听着喜欢的歌曲被自己亲手演奏出来,真的是最快乐的事情了。加上有电子琴的基础,把和弦拿来改编一些歌曲,也是十分有趣的。

后来,家里的经济情况也渐渐好起来了,那时候的一切都是那么有条不紊,周内放学后练琴,周末上课,两公里的路程,老师小区那有些老旧的电梯,周复一周地重现着。学过的谱子越堆越厚,技术也在慢慢长进着。我以为,这样的生活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周围的一切都显得尤其安宁。

事情的转折,是2013年沈老师的一条短信开始的,她说最近有点事情,暂时停课一个月,恢复时间另行通知。说来惭愧,当时的自己有些不是很愿意继续练那些枯燥的练习曲,所以听到消息的时候着实还为可以一个月不用练琴感到有些高兴。

可过了一个月后,我还是没有收到老师的消息,再过了一个月,同样没有收到消息。感到有一些奇怪了,但老师的电话始终打不通,我们也没有其他联系她的渠道,也只能等待。

直到3个月之后,我母亲收到一条短信,说的是老师生了很严重的病,去北京做了颅骨手术,却没有完全成功。神经系统在手术中受到了严重的损伤,丧失了走路的能力,行动和语言能力也严重下降。虽说有康复的可能,但至少也需要好几年的时间,以后是不能再教钢琴了。

看着这个消息我一下子愣住了。就像是身边的空气,那些理所当然地存在并将一直存在的东西,瞬间就消失了。回想起以前每周上课的时候从她家厨房散出的浓浓的药味,以及最后一节课的种种场景,都让我一时说不出话来。再看到短信的末尾,老师想要把我们没上完课的学费全部退给我们的一句话,更是无语凝噎。她的绝望与无奈,却是从那几行冰冷的文字中挣了出来,笼着我喘不过气来。

这之后的事情,便和大多数人一样了。那时候的我已经初二,到了初三便全身心投入到中考,几乎没有练琴,上了高中之后更是时间紧迫,只有每周末回家的时候能够偶尔随便弹点东西。艺术节的时候也会用学过的一点钢琴弄几个节目,博来一些夸张的称赞。分科的时候也是几乎不怎么犹豫地选择了理科,一路上有学习,复习,也有社团,活动,度过了一个充实难忘的高中生活。经过无数次的考试,最终用高考换来了一张华东师范大学软件工程专业的录取通知书。这期间,曾经那条生意盎然的音乐之路似乎已无人打理,早已是残枝败叶。

高考之后的那个假期,我又一次想起来这位多年前的音乐恩师。虽然这几年来一直想要试着和她取得联系,但迟迟不敢拨通那个号码——我担心电话的那头是我最不希望听到的消息。不过我觉得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再和她说一句谢谢。在2018年8月12日,我还是颤抖着拨通了这个电话,等待的声音显得如此漫长。惊喜的是,那边传来了多年未闻的熟悉的声音,只是变得含糊而有些笨拙。时隔5年,我和我的母亲又走了一次曾经熟悉地不能再熟悉的路,再次前往了她家——那个陪我度过童年几乎每一个周末的钢琴房。和她聊起来这些年彼此的经历,我只觉得格外感慨,也十分庆幸心中的那份感激终于能够在5年之后当面送给她。

再后来,我便来到了这里。选课的时候,这门中外钢琴音乐鉴赏一下就像闪电一样劈中了我——我终于又有机会可以把尘封已久的音乐世界拿出来看一看。

在课程中,终于又有机会听到 “德彪西”、“莫扎特”,“古典主义时期”,“浪漫主义时期” 这些词汇的时候,就像又回到了多年以前。我在曾经的学习中对音乐史这一部分了解的并不多,通过这门课的系统性学习,我得以了解到各个音乐发展时期的特点和代表人物。

巴洛克时期的严谨,古典主义时期的工整,浪漫主义时期的幻想以及近代音乐的各具创意,都是时代发展之下无数个音乐家慢慢推动和努力的结果。如果没有巴赫创造的十二平均律,所有的钢琴音乐都难以有一个统一的音律系统。严格配位对偶的巴洛克音乐也为稍有个性的古典主义时期打下了基础。此后,许多音乐家在古典注意音乐的创作中发现了许多巧妙的手法,也让音乐逐渐从一种奢侈品走向大众。而后随着钢琴制造技术的发展,声音更加婉转动听,新一代的音乐家则更加地富有个性,在音乐中倾入了浓烈的感情,浪漫主义时期的音乐应运而生。同一时期的不同音乐家之间又有着极大的差异,童年的经历对音乐家造成的巨大影响,几乎直接左右了他们此生的创作风格。音乐也在如绘画、雕塑等其他形式的艺术和技术同步发展着,他们之间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而中国作为后起之秀,在20世纪中期才发展起来的中国钢琴音乐具有着极强的中国色彩。在钢琴上演奏出来的五声音阶极富特色,加之王建中、黎英海等优秀音乐家的改编和再创作,赋予了许多传统民乐新的活力,给了中国音乐新的表演形式。

我想,音乐之所以迷人,就是因为音乐能够让人不受拘束地表达情感。无论是看起来略显谨慎的巴洛克时期的巴赫,还是浪漫主义时期极富有幻想的德彪西,都是在把音乐当成自己的又一种语言,向其他人诉说自己的故事。音乐可以承载几乎任何用言语难以表达的事物。音乐家们可以在四处漂泊的时候写下一整套的《旅行年代》当做日记,也可以在深夜即兴时谱写出《月光》这样引人沉醉的短曲。音乐之所以能让无数人为之奉献终生,甚至让舒曼学习多年法律之后再转行回到音乐之中,大概就是因为此吧。

我时常想,如果我的钢琴老师没有在我初一那年突然身患重病,现在的我会是在哪里,我又会走上哪一条道路。会是选择做一名艺术生吗?我不知道。不过无论如何,音乐带给我的影响终将伴随我终生。它让我更能静下心来,可以全身心地投入一件事情,心无旁骛;能去理解他人的感受,可以洞察到许多细节;能看到一个别人看不到的世界,耳中的声音也不再只是普通的机械振动,而是富有情感的音符。音乐也成了一位可以终生伴随的挚友,一位完美的倾听者。但愿这份对音乐的热情能够一直持续下去,撑起我的心绪和所有幻想。

https://billc.io/wp-content/uploads/2019/01/IMG_20180812_110912-1600x1585.jpg
摄于2018年8月12日

Bill.C
2019.1.7(Mon.)

0
Last Updated:
本文链接:https://billc.io/2019/01/musicandme/
若无特殊声明,站点所有文章均遵循 CC-BY-NC-SA 4.0 协议。

发表评论

textsms
account_circle
email

Bill Chen's Blog

我与钢琴音乐
说来写这个的原因,是作为一门叫做「中外钢琴名作鉴赏」的期末考核作业的。但在写的过程中也是写成了散文,便发到这里来记录一下我的音乐学习历程吧。 我与钢琴音乐 ——记我的音乐之…
扫描二维码继续阅读
2019-01-07
Tags
文章归档
近期评论
仪表盘
  • 1
  • 342
  • 2,490
  • 109,706
  • 28
  • 2019年10月11日
关注

输入您的电子邮件地址订阅此博客,并通过电子邮件接收博客更新通知。

该站点建立于2019年1月1日
322 天以前。